原创银行家俱乐部12-15 03:50

摘要: 中美博弈已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约瑟夫·奈伊(Joseph Nye,哈佛大学教授):「美国手上有地理、贸易、能源和美元四张大牌,那些宣称美国时代结束的人应将这些潜在的力量因素考虑进去。」


约瑟夫·奈伊


在万众瞩目的中共盛会闭幕之后,一些观察人士将习称为新的帝王,而习将中国称为伟大、富强的国家,并称其一带一路专案将扩大中国在世界各地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


美国曾经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债权国。


如今,近 100 个国家最大的交易伙伴是中国,而最大交易伙伴为美国的国家只有 57 个,中国计划在今后 10 年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逾 1 兆美元的贷款,而美国则在削减援助项目以及对世界银行的出资。


有人说,日益衰落的美国正在这局地缘政治扑克牌中败给中国,这种危言耸听的说法是正确的吗?


想像一下,一位火星来客正在看着每位玩家手中的牌,与传统观点相反的是,这位火星人将觉得押注美国才是明智的,美国拥有四张大牌,其威力可能持续到特朗普卸任总统之后。


推动「一带一路」 的重要讲话


其中一张大牌是地理因素:美国两面临海,而且尽管特朗普错误地要求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但其陆上邻国应该也会依然保持友好,中国有 14 个邻国,与印度、日本、越南存在领土争端,这限制了它的软实力。


能源是美国的又一张大牌:10 年前,美国注定要依赖进口能源,但是现在,页岩革命让美国从能源进口国转变为出口国,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北美可能在今后 10 年实现能源自给自足,与此同时,中国日益依赖来自中东的进口能源,而且其进口的石油有许多通过中国南海运输,而美国海军在中国南海上依然是不可小视的存在。


美国航母群在南海


这种脆弱性意味着中国有 3 个选项:避免与美国海军发生冲突,因为这会破坏能源供应链;加大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依赖;通过转向可再生能源并禁止内燃发动机来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中国目前正投资于第二和第三个选项,但消除薄弱点将需要数十年时间。


第三张大牌是贸易:中美经济高度相互依赖,促使美国审慎对待与中国相互保证经济破坏(mutual assured economic destruction)的关系,贸易战(比如特朗普政府威胁发起的那种)可能导致两败俱伤的结果。


但如果擦枪走火,中国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比美国对中国更高,损失也会更大,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估计,如果在太平洋爆发一场常规非核战争,美国将会损失 5%的 GDP,但中国将会损失 25%。


最后,美元是美国的一张底牌:在世界各国政府持有的外汇储备中,只有 1.1% 是人民币,而 64% 是美元,一年前,民族主义高涨的中国宣布,人民币已经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用来计算特别提款权的第五大货币。


2017年4月1日 人民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许多人将这视为人民币影响力开始超过美元的迹象,但实际上,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的份额已从 2015 年的 2.8%下跌至如今的 1.9%,一种储备货币要想取得人们的信赖,必须要有深厚的资本市场、诚实的政府和法治,而所有这些中国都不具备。


当然,如果鲁莽出牌,一手好牌也可能打烂,但这 4 张牌的威力可能持续到特朗普下台后,那些宣称中国治下的和平(Pax Sinica)来临、美国时代结束的人应该将这些潜在的力量因素考虑进去。


美剧中大胆讽刺特朗普为「邪教」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中国在21世纪取代美国的全球主导权已成定局》

作者:ANTONY J. BLINKEN


为迎接访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国摆出了盛大排场,而旁观者不难看出,两位领导人乃至两个国家正在走向非常不同的方向。《经济学人》称中国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这个尊称通常是留给美国总统的。


周三(11 月 8 日)在北京走下空军一号之时,特朗普的支持率已创历史新低,几个小时之前,共和党刚刚在非大选年选举中惨败。他的信誉在国外严重受损——民意调查表明对美国领导力的信心出现了下降。


特朗普和中国领导人的个人发展轨迹截然不同,而他们领导工作的重心也是如此。当特朗普痴迷于盖起高墙的同时,中国正在忙于修建桥梁。


访华结束后,美国第一夫人等上中国长城


今年 1 月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中国宣布中国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最新捍卫者。他的「一带一路」计划——由北京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提供资金——将投资一万亿美元,通过海路、公路、铁路和桥梁网络连接亚洲和欧洲。中国将获得资源,出口过剩的工业产能,和平地巩固战略立足点,进而施加其影响力。


特朗普回避多边主义和全球治理,中国却日益接受它们。


特朗普政府轻视联合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rade agreement),抛弃美国对巴黎气候协议的承诺,试图背弃与伊朗的核协议,质疑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核心联盟,贬低世界贸易组织和多国贸易协议,并且试图向移民关上大门。


中国呢?它把握住了气候变化议程的领导权,接纳了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增加了中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中的投票权。北京正在稳步推进一项贸易协定,它将把亚洲各大主要经济体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包括在内,但并不包括美国。中国现在是联合国预算及维和行动的主要捐助国之一。中国还在坚定地致力于吸引世界尖端科学家和创新者来到这里。


阿里巴巴对自己的定位早已不是「电商公司」

而是「数据公司」


在国内,中国正在进行使中国有可能主宰 21 世纪的全球经济的战略投资,包括投资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警告说,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有望在下个十年内超过美国。在机器人、航空航天、高铁、新能源汽车和先进医疗制品方面,中国政府全面出击。


特朗普的「战略」投资则在煤炭领域,以及振兴制造业的堂吉诃德式努力(该行业已经败给了自动化),这将使美国成为 20 世纪经济的捍卫者。


所有这一切,令中国「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也让中国成为国际秩序的主要仲裁者——长期以来,「国际秩序」原本是同美国联系在一起。中国在国际秩序和全球化世界中有着深远的利益:它需要获得先进技术,以及其发展所依赖的出口市场。


「一带一路」路线图


国有企业的核心矛盾最终仍然有可能成为中国失败的原因。北京仍然把中国经济的核心部门封闭起来,不对外资开放。它对外国公司施加苛刻的要求——比如要求他们与一个中国伙伴合作,并交出自己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而其他国家并不对中国公司强加这样的条款。


北京的对外投资可能是强制性和剥削性的——它使用中国劳工和承包商,而不是本地劳动力,它令较为贫穷的国家背上巨额债务,在当地留下粗制滥造的产品,助长腐败。


中国竭力在外部发挥自己的影响力,然而这也受到中国制度性弱点的制约。债务攀升,不平等加剧,增长放缓,人口老龄化的拖累,生产力下降。国有企业效率低下。有毒的空气和水资源匮乏。一个日益高压的制度,可能只会吸引同样奉行威权主义的人,对中国公民就不行了。


国企的改革和转型


但是,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其他选择,中国的缺点可能无关紧要。我绝不会打赌美国必败,但如果在特朗普主导下,美国继续退向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仇外心理,那么中国模式就有可能获得胜利。


世界不是自发组织起来的。美国在管理国际秩序的同时提出了自由主义价值观和先进的规范——民主、人权、言论和集会自由、保护工人、环境和知识产权。通过放弃自二战以来一直发挥的领导作用,美国正在把这个领域拱手让给其他国家,他们将根据自己的价值观组织世界,而不是根据美国的价值观。


中国并不讳言「其他国家」将会是谁。随着特朗普向中国一再让步,主导着 20 世纪后半叶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可能让位于非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