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飞碟说12-14 13:25

TA来自一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成分好能力强,深得领导欢心。TA去过很多国家,和许多比我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上流人士如胶似漆。TA的故事在坊间久盛不衰,真粉仅凭简单的描述就可以认出TA。TA虽然长期盘踞于西方,却最终享誉全球。TA就是——香水。


香水,不只是吸引




香水在人类文明之初是用来祭天拜祖的,连皇族大臣都不得亵玩。最先将香水“私有化”的是古埃及人,虽说那时技术落后,香水只能做成膏状,但不影响当地人对它的追捧,以至于嗜香如命的他们但凡没抹香水就去公共场所都算违法。传闻,埃及艳后就是香水的死忠粉,洗澡要用N种气味的香水不说,就连她宝船上的船帆都用香水加持过。没准连她搞定凯撒、安东尼的那档子事,香水也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说起来,香水从固态到液态的华丽变身,还得感谢10世纪的阿拉伯科学家。蒸馏器的发明,大大改进了蒸馏法,提取精油变得事半功倍。而到了14世纪,匈牙利人首次用香精与酒精兑出了现代意义上的香水。尽管浓香刺鼻,成本高昂,却以燎原之势,火遍欧洲宫廷。要知道,那时上流社会不兴洗澡,可时间一久,老爷小姐们哪架得住那个味儿,赶上了这波风口,香水想不火都难。



邋遢大王路易十四,就为香水疯狂打call,管你洗脸擦手、清洗衣物,还是打扫庭园,香水先撒为敬;拿破仑境界更高,光驰骋沙场那几年就干掉了12公斤香水,敢情有些仗还没开打,敌军就闻香而逃了。后来他被放逐荒岛,无香可用,还自个儿捣鼓出了薄荷香水。这位爷要不参军,没准早成科西嘉香水巨头了。造化弄人啊~


拿破仑

 

到了19世纪末,人工合成香料诞生,香水味道不再单一,成本也跟着降了不少。从此,香水从王谢堂前,步入寻常百姓家。20世纪,法国香水工业一飞冲天,香水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各国人民也在被圈粉的同时,结合自身偏好对号入座。中东人民好浓郁,玫瑰、麝香不离手;南美人民爱果香,榴莲、木瓜是首选;东亚人民偏清淡,白茶、柑橘最常有;而有气味洁癖的山姆大叔,则恨不能把自己变成行走的洁厕剂。


 

不过,香水虽好,可不能贪多。办公场所内,喷点淡香水,便是极好的,别整得人走香留,阴魂不散;饭局上,香可浓,但得抹在腰间以下,不然一桌好菜全成一个味儿,大伙一起倒胃口;赴宴时,下手别太重,万一喧宾夺主,友谊小船非翻不可。干柴烈火前,来点花果香,保证细水长流钢枪不倒;探视病患、参加白事啥的,就憋喷了,庄重懂不懂?


 

说到底,香水终归是身外之物,再美妙也会随风飘散。与其使劲喷,不如努力提高自身修养。毕竟,有内涵的人,灵魂自带香气。


扫描二维码,下载片尾曲




重口味中华美食 l 有一个孩子被逼自杀

便便也能治病?男人尿完为何抖一下

赵丽颖捐钱被嫌弃?l 别再转发锦鲤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