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写给村医的情书

摘要: 单相思也没什么不好,\x0a每当想起你,\x0a便有种作为女人的幸福。

09-06 03:10 首页 村医之家



初次分别那年

我十六,你十七

你说你要去学一门赚钱养家的技术

让我等你三年,不要心急

在村口的树下,我流着泪摇头

攥着你的衣袖不撒手

 

你狠着心把我甩开

只给我看你沉默的背影渐渐远走

你走得很干脆

仿佛不在乎我有多狼狈

而我只能将这个场景在梦里重播

每个清晨醒来眼角都挂着泪

 

三年后你回来了

脸上多了一副眼镜,身上添了一件白衣

看到我在村口的树下等你

你愣了一会儿——还是当年的那股傻气

你问我这三年过得可好

我说我已经结了婚,丈夫有点傻但人还算和气

你红了眼圈,道了一声恭喜

我拿出结婚证书,里面是用铅笔画下的我和你

 

结婚那年

你二十二,我二十一

你的卫生室刚刚开业,

我把就户口本偷出来找你

父母很不喜欢你,认为你当村医不会有出息

我却下定了决心,不管再苦再累都不要再离开你

 

儿子出生那年

你二十八,我二十七

你本想多攒些钱,做好一切准备

小小的生命却早一步来到了这个家里


在这之后,你越发地努力工作

只为让我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不知从何时开始,清早开门成了你坚持的习惯

半夜出诊让你不再有正常作息


我知道你吃的所有苦,受的所有累

但你从未在我面前表现哪怕过一点倦意

我问你,幸福吗

你回答,那当然

但在那一刻

我分明看见了你偷偷藏起了出诊时手臂擦伤的痕迹

 

儿子上大学那年

你四十六,我四十五

卫生室的收入已经越来越不景气

你只有尽量多地出诊来维持生计


但患者的欠条越积越多

家里的存款还是日渐减少

我忍不住开始埋怨你

你却只是低着头不吭气


我只想告诉你我心里的担忧

电话铃一响,你已经跨上摩托没了踪影

跟了你以后,好像没过过什么“好日子”

但你陪着我的时候,我没羡慕过任何人

 

今年的七夕,

你四十六,我五十一

我不要鲜花也不要礼物

只想你陪我吃顿饭,但你也做不到

 

摩托车的座椅,还残留着你的体温

出诊箱的夹层,装满了关于你的回忆

一箱箱健康档案,是你多年来心血的凝集

一摞摞医学书籍,记载着你向往的领域


你曾告诉我说

你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在对我单相思了

而现在的我

也是在单相思你吧

 

昨晚,我走了一趟旧时出村的路

当初和你常去看的树如今还在呢

我还是忘不了你,你听见了吗

我一边抚摸着村口的老树,一边祈求你的安息


相关连接:


六旬村医出诊死亡,谁来为他的生命负责?


2016年4月15日晚,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欧江岔镇中心村卫生室村医陈泽云到同村一位患者家中出诊,在诊治患者的过程中,不幸被一辆摩托车撞倒。由于受伤严重,当120赶到现场时,他的呼吸已经非常微弱,最终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去世,享年62岁。而他在出事之前,刚刚吃完妻子的生日饭。

 

 

陈泽云的妻子

 

陈泽云的子女认为,父亲是在为村民看病的路上发生的意外,应该可以得到工伤赔偿。但益阳市人社局工作人员回应,当地卫生部门并没有为陈泽云购买工伤保险。更因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找不到“雇主”,陈泽云的死亡既不能算工伤,也不能申请抚恤金。


乡村医生过劳倒在岗位上,最后一刻仍在写处方


 

2016年10月15日清晨,海南省澄迈县福山镇仁里村委会卫生室医生李国庆被患者发现趴倒在办公桌上,气息全无,享年44岁。在他的手边,是一张未写完的处方单。

 

李国庆把家安在了村里的卫生室,白天看诊,晚上出诊,因为工作繁忙,他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没过过一个轻松悠闲的节日,最终他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倒在了自己奉献了一辈子的卫生室里。他倒下时,他手边还留着一张处方单;他倒下时,心心念念的还是村民,还是患者。

 


虽然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两千块,但李国庆扎根基层的决心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这样,养育儿女、撑起家庭的重担就压在了李国庆的妻子王月英肩上。当被问到是否能理解李国庆时,王月英如此回答:



又一位村医倒在出诊途中,年仅38岁!


2017年1月11日,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太山庙乡朱砂铺村卫生所村医裴金武,在护送患者转诊的过程中发生车祸身亡,享年38岁。

 


裴金武的妻子徐爱敏也是一名村医。裴金武走后,留给妻子的,只有一间卫生所。打防疫针、孕产妇保健、儿童体检、高血压糖尿病随访,给乡亲们拿药等,徐爱敏还坚持在做,因为这也是方圆几里唯一一间卫生所。

  

裴金武的妻子徐爱敏


裴金武干了18年村医,又不光是村医。他好学习、爱钻研,除了看病外,还会修手机、修电路、修摩托车、修拖拉机……妻子觉得他很能干,乡亲们更亲切地称呼他为“百事通”。

 

他出殡那天,除了徐爱敏母子,几个家里缺少劳力或者子女在外的邻居也哭得跟泪人一样,他们说,金武活着时,好多活儿可以喊他帮忙,以后不知道能喊谁?此外,十里八村来了好几百人,他们中的大部分,徐爱敏都不太认识。其中,有不少是远近的病人。

  

村医这个头衔,没有赋予活着的裴金武太多的荣光,但那一天,徐爱敏掂出了它的分量。

 

愿天下所有的村医安全行医

愿他们的妻子、家人不再担忧



作者:吴振伟


村医之家

微信号:zgsqys-cyzj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首页 - 村医之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