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那亚处暑风物志 | 海边的碱蓬红了

摘要: 海边的第一抹秋色。

11-15 13:59 首页 阿那亚


连着下了几天的雨,秋天的脚步更近了。雨后的海滩,已经有了秋风飒爽的感觉。天高云阔,北方最美的季节来了。


 处暑,是至此而暑气停止的意思,已经可以开始感受庭树秋风、露泣花枝。当然,今年是个晚立秋的年份,秋老虎很嚣张,城市中还会再热一段时间。但在海边,已经夜有凉风,晨有清露,可以一枕安睡了。

秋的夺目,在于她的色彩斑斓。处暑虽已入秋,但入眼还是与夏无二的绿色。落日晕染下大片芦花亮亮的金色绒毛,秋雨之后地上满铺黄灿灿的银杏叶,苍青与土黄的和谐色调,秋风霜打的红枫,这些都要等到深秋之时才能看到。

其实这就是节气教给我们的最朴素的生活道理,时间是最重要的生活参数,珍惜眼前的风景,下一步的美好将在恰当的时机呈现。

虽没有想象中的秋色,但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我们身边。

阿那亚海边湿地有一种不为多数人知的植物,以坚韧为名。细细生根,默默生长。在几百公里外的盘锦,无数这样野草枝丫连接起来,竟能够伸展成接天连地的红色流光。

猜得到吗,这就是处暑节气的主人公——碱蓬。

在中国北方沿海地区,老百姓对碱蓬并不陌生,只不过,大家熟悉的是它五花八门的“民间昵称”:碱蒿、盐蒿、海英草……全因这种草生得执著,只愿以河海交界的盐碱滩涂为家。

每年五六月,刚刚长出的碱蓬颜色嫩红,日生月长,桃红、玫红、酒红,都是它顽强绽放出的生之美色。直至八九月,颜色便会加深至紫红,这是这种一年生草本植物生命中最耀眼的绽放。

除了“养眼”,碱蓬草还很实用,它是古人食盐的来源之一。《本草纲目》有记载:“盐蓬、碱蓬二种,皆产北直咸地,土人割之,烧灰淋汤,煎熬得盐,其叶似蒿圆长。至秋时,茎叶俱红,烧灰煎盐,胜海水煮者。”

碱蓬在渔家人口中还有一个名字——黄蓿菜,听起来很像蔬菜的名字,因为这种草还可以吃。

这种略含咸味的天然野菜,开水焯后,做馅或凉拌,清热祛火,格外爽口。在困难时期,碱蓬草的籽、叶和茎,掺着玉米面蒸出来红草馍馍,成为靠海人的恩物。

据说朱元璋也吃过黄蓿菜,当皇帝之后,让御厨做黄蓿菜吃,所以黄蓿菜也叫皇席菜。

如今,我们更看重的是碱蓬草的生态功能。“在盐碱卤渍里,别的草长不了,只有碱蓬能乘虚而入,它们把土壤中的盐吸收到体内,一茬又一茬,土壤中含盐量越来越低,其他植被就能扎根。”原来这才是“草根英雄”的正解。

本以为碱蓬红彤彤的身影在阿那亚湿地中会非常夺目,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扒开微黄的芦苇叶,仔细找寻才发现一些半红半绿的植株。碱蓬不能璀璨如火,难道是阿那亚的水土问题?

这就是碱蓬的另一个不同寻常之处,这种神奇的植物有“变色”和“变形”的能力,颇有上古高士之风。

碱蓬的“红”、叶子的形状都是“盐”的功劳。土壤含盐量达到1%—1.6%时,别的植物无法生存,碱蓬的叶片却是红色肉嘟嘟的,非常显眼,颇有“舍我其谁”的侠气。

随着一茬又一茬碱蓬的生长,土壤含盐量调整到0.4%—1%时,碱蓬则隐身在周围的植被中,叶子也是绿色针叶状,这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归隐。

阿那亚滩涂湿地土壤条件较好,所以这里的碱蓬像周围许多普通湿地植物那样,春季淡绿,秋季也只是淡淡的粉红,一生很少能呈现出迷人的色彩,内里却是无需绽放的美丽。


在阿那亚,能够代表处暑节气的植物很多,玉簪花、鼠尾草、木槿开得都恰是时候。然而我们仍坚持选择碱蓬这种原生植物,希望藉此表达阿那亚倡导的一种生活主张。

相比重建和创造,在阿那亚,我们更希望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自然相伴中。与植物对话,将四季封存,于光阴荏苒中,重新筑起人与万物的美好连接。



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

阿那亚 | 三期 | 人文之海 | 四季之美 | 夏 | 秋 | 冬 | 九州会 | 地中海 | 图书馆 | 阿那亚礼堂 | 人文 | 产品 | 骑马 | 观鸟 | 高尔夫 | 跑步 | 摄影 | 生态农场 | 滑雪 | 匠心 | 日出 | 会议 | 家史计划 | 慈善公益 | 春季节气菜 | 夏季节气菜 | 秋季节气菜| 冬季节气菜


首页 - 阿那亚 的更多文章: